kb100 绳艺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小说 >

妙雪怜殇【捆绑记】(2)

时间:2017-09-11 14:05来源:未知 作者:kb100 点击:
而且林妙雪只所以出到第二剑,也多是因为第一剑不知对手功力深浅, 怕有误伤故意留手,第二剑才适当加力,不过似乎也远未到全力。这样下去,武林盟主之位难道要归于这个小丫头莫属? 正在众人被林妙雪武功和剑法所
而且林妙雪只所以出到第二剑,也多是因为第一剑不知对手功力深浅, 
怕有误伤故意留手,第二剑才适当加力,不过似乎也远未到全力。这样下去,武林盟主之位难道要归于这个小丫头莫属? 
正在众人被林妙雪武功和剑法所震,不敢再上前挑战之际,林妙雪却突然嫣然一笑便飞身而去,不知何故,只看的在场的年轻才俊门目瞪口呆,不知道何日才能再一睹芳容。 
而成名已久的高手门则是松了一口气,如此这样正好,便不必为盟主之位和这小姑娘全力相搏,暴露自己的底牌,想来那小姑娘本身也必无争夺盟主之意,一看这样下去众高手顾虑重重搞不好真要当什么盟主,当下便轻功远去了。 
盟主争夺一战,玉仙阁仙子林妙雪威名远扬,一时竟传为武林奇谈,不仅是因为其高的匪夷所思的武功和剑法,更是因为她宛若天仙一般倾国的容貌,很多年轻高手从擂台回去之后,便茶饭不思,脑海中满是林妙雪那美丽动人如天仙般的身姿挥之不去。 
话说往日这盟主争霸倒也平淡至极,到这一会,却横空杀出一个灵仙阁弟子,不仅武功高深让老一辈心惊,单那绝世的容颜傲人的身姿,就令年轻弟子心志不稳,血脉迸张。 
这一个故事,就是那灵仙阁弟子林妙雪的逸事。 
自武林盟会出彩后,林妙雪便开始了她的江湖历练。 
 
第一章   初临江湖游荒漠,塞北马匪霍乱行 
云晴排空,烈日似火,塞外古道风沙袭人,两排胡杨擒风而立,似擎天之柱傲视风沙,傲立于漫漫黄沙。 
古道连接着塞外西域和中原,乃是经商要道,奈何时常风沙蔽日,在古道上错落着大大小小的驿站旅店,以供给商旅休憩吃茶。 
一阵马踏奔袭,沙尘漫天,追着落日余晖在古道上驰骋。虽说是余晖,却也灼人得紧,再说被烘烤大半日的沙漠山丘,哪一个不是漫着烤人的热气。 
夕阳垂暮,客官推门而入,小二又来招呼着。 
“这位客官,是住店还是吃茶?”小二殷勤的问道。 
来人身着白衣,头戴斗笠,身段袅然纤柔,在小二的引导下进了旅店,坐到一方空桌,回道:“天已落黑,自然是住店。” 
小二为白衣侠客上了茶。 
“一壶好酒,再来些清淡吃食,一间上房。”白衣侠客将一枚银锭放到桌上,小二双眼放光,连忙将银锭攥在手心,与掌柜的招呼去了。 
没待多久,白衣侠客桌上就摆满了酒菜。自酌自饮听着周遭商贾漫天胡侃,好不自在。 
从店外走进三人,看衣着皆是商贾,那三人目光似电,在店内扫了扫,找了空桌,叫了酒菜,便开始了谈话。 
“胡兄,此般买卖,若是成了,便是衣食无忧啊。” 
“那是自然,若是成了,能让你娶上好几个老婆。” 
“只是不知那荒漠马匪。。。” 
“那马匪甚是彪悍,行径有度,官府几次围剿都被他们逃了。” 
“据说匪首是一名被冤的将军。” 
“可怕啊……” 
“我自有法子,只要从映月潭绕过,便可离了那马匪的范围。” 
“老早就听说映月潭风景瑰丽,宛若仙境,只是周围危机无数,却也未曾见识。” 
“映月潭的确美丽无比,是为荒漠中的一颗最为璀璨的明珠,但正因如此,那魔教余孽也盘整于此。” 
“什么?魔教欲孽?”众人惊悚,无不想起当年的血漫山河。 
“是啊,但魔教早已不同往昔,势力衰微同马匪无二,但其人自视甚高,不屑同马匪合污,只要商贾缴纳路费,便可通行。” 
“那这些年间,绿洲滩的命案都是……”一人惊道。 
“诚然,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,魔教在映月潭的绿洲外围布撒了毒物猛兽,向我们宣召,今不同往昔,但我们生杀予夺仍是翻手之间。” 
“既然胡兄找到了门路,那我等愿意缴纳路费,换一路平安。”二人皆道。 
见二人态度诚恳,那胡兄也是洋洋得意,向身边人说道:“高兄,此般就仰仗你了。” 
高兄饮了一杯酒,笑道:“自然,我等商贾四海为家,定是要相互帮扶才是。” 
“高兄,我听杨贤弟说,那西域措那城来了一些金发碧眼的怪人,还兴建了一间鬼屋经营,不知高兄是否可以赐教一二?”胡兄又道。 
“说起这鬼屋,倒是有趣之极。金发碧眼的怪人在鬼屋内营造了一种阴森恐怖的气氛,又派人在鬼屋内扮作鬼神,来恐吓客人。以惊险刺激为卖点,着实赚了不少钱。” 
“听的有趣,待此间事了,我也去耍上一耍。若是武林人士进入,在惊恐中不会失手伤人吗?”胡兄双眼似鹰,向四周看了看。 
“自然是有的,伤人之后,鬼屋主人当即立了一个规矩,扮鬼之人不会伤害客人,而客人也不能打伤他们,否则便是要告与官府。” 
“真是有趣。那高兄是否听说,张员外家的二女被马匪掳去?” 
“自然听闻了,那马匪真是该死,张员外和善近人,散与财物穷困,是大大的好人,却因生了一个美貌如花的女儿,被马匪一夜血洗。”高兄连连摇头,“我倒是想为张员外报仇,却奈何不曾习武,空有一番智策而无从施展,真是……”说的连连摇头,高兄闷头喝酒,不再言语。 
“话所如此,但我听闻那马匪皆是乌合之众,只有匪首一人能当大用,其余都是摄于其残暴才勉强归顺,若是能斩杀匪首……” 
“难!难!” 
白衣侠客听闻马匪竟然如此猖獗,连和善亲民的员外女儿也敢抢夺,便上前与三人抱拳见礼。  (责任编辑:kb100)
顶一下
(5)
18.5%
踩一下
(22)
81.5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